1. <cite id="5bpjb"></cite>
        1. <rt id="5bpjb"></rt>
          <source id="5bpjb"></source>

          逆天重生:絕世狂妃不好惹>章節目錄>正文閱讀

          第六十一章 路遇故人

          作者:龔小媛發布時間:2016-06-16 21:51 3112字

          見她出了府門,丞相笑道,“你這丫頭何時學得這樣磨蹭?”

          她撒嬌的笑,“頭一回出這么遠的門,還不得多收拾收拾,萬一忘了東西怎么辦?”

          “忘了東西不難辦,別忘了自己就行?!必┫鄬櫮绲男?。

          “爹爹竟取笑人!好不容易您才答應帶上九鳳,九鳳怎敢忘了自己?”她撅了小嘴,亦嗔亦癡,薄施粉黛的小臉嬌俏可人,更顯明艷靈動。

          “爹爹和大姐姐此次前去,雖只交換典藏,但路途遙遠,定要小心為上啊?!表n敏幽幽道,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在韓九鳳的明艷跟前,她第一次顯得這樣晦暗。

          二姨娘也順勢貼過來,湊到丞相跟前道,“老爺還未出發,妾身這心啊已經懸起來了,老爺一定要速去速回啊?!?

          韓九鳳白了她一眼,提醒道,“又不是什么危險事,懸個什么勁兒!姨娘這個樣子,沒的給爹爹增加壓力,這會兒人還未出門呢?!?

          “九鳳丫頭說得在理,快別婦人之仁了?!崩戏蛉顺雎暤?,“九鳳,照顧好你爹爹?!?

          “那是當然,奶奶放心,您在府里也要多保重,每日的藥要按時按點喝,不能因為嫌苦不喝難為梅姨?!?

          “喲,這丫頭現在是在管我嗎?小婉,你看看你這女兒成什么樣子了?”

          大夫人緩緩行至韓九鳳跟前,從袖口中摸出一枚鵝卵形的玉石,那玉本是白色基地,上邊輟了絲絲紅色血絲。她見過娘這塊玉,據說那是娘自小戴到大的護身符,這么多年從來沒離過身。

          小時候,那血絲只在玉石的兩端有一點點,如今血絲已經蔓延出了很多,只差一點,兩端的血絲就要接上了。

          手被拉了起來,大夫人將那塊玉緩緩放在她的手心,又將她的手指合了起來道,“一路小心?!?

          “娘……”眼眶一熱,鼻尖有些算算的。

          自小到大,娘親待她一直是淡漠疏離的,記得小時候她與韓敏因為一只荷包吵得不可開膠,二姨娘護女心切,口口聲聲都向著韓敏,要她將那只荷包讓給韓敏,而她的娘卻完全不似二姨娘對韓敏那樣對她,而是淡淡的說她是姐姐,雖然只比韓敏早出生幾個時辰,也應讓著妹妹。

          那只香包最終還是落到韓敏手中了,她傷心得直哭,娘親連一個抱抱也沒給她,只是說,“九鳳,你不能這樣任性,因為你是嫡女,又是長姐,沒的讓人笑話?!?

          她一直以為,在娘親心中,她的所有身份都排在女兒之前,娘親將她當成大小姐,當成嫡小姐,當成任何人,好像獨獨沒有當成女兒。

          這會兒,她才真真切切的感覺到,娘親還是心里有她,牽掛她的。

          “傻孩子,”大夫人柔婉一笑,將那玉石上挷縛的編花紅線展開,緩緩套上她的脖頸。白紅相間的血絲玉垂在她的胸前,散發著瑩潤的光澤,勝雪白衣更是襯出這塊玉的不凡。

          “好好戴著,為娘不在你身邊,這塊玉會替為娘守護你?!?

          她用力點了點頭,拼力忍住涌至眼眶的淚珠。那淚才未低落,而是化作一團霧氣籠在眼睛上。

          大夫人又轉向丞相,為他整平微微有些褶皺的衣角,道,“相爺,一路順風?!?

          “放心吧,你身體一向不好,一定多注意休息?!必┫喑谅晣诟赖?。

          老夫人看了邊上的侍女一眼,道,“梅兒,你看他們是不是很般配?!?

          “當然,老夫人,這門親事可是您親自認下的,怎會錯了?!?

          “不會錯吧?我也覺得不會錯?!崩戏蛉四钪?。

          “好了,我們要出發了?!?

          丞相與韓九鳳各自回到馬車落座,又紛紛探出頭來,

          “走吧?!彼麑嚪蛎畹?。

          車隊緩緩向前移動,相府門口的兩座石獅子越來越遠,眾人的身影也漸漸小了,韓九鳳將頭收了回來,坐在馬車上默默不語。

          落花瞥著她的臉,道,“小姐,你沒事吧?”

          她搖搖頭,仍是默默。昨夜頭頂缺失的一片瓦,她如何不知。那人的心思……探手摸了藏在小腿處的匕首,上邊的玉石觸手生溫,那人的心思如何,她有些不確定。轉念又一想,就算是確定了又能怎樣?道不同不相為謀,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今次到臨恒國如果探出事情真如楚燃所說,那她與夜軒寒就必定是兩條終生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線了。

          想到這,心尖突然一痛,心思紛亂如麻,又氣自己尚未復仇,就只顧沉溺于兒女情長。手上不由得發了力道,手心刺痛,低頭一看,手心處竟然被護甲刺破了三個血點,鮮紅的血珠流了出來,淌在白皙的手上,觸目驚心。

          “小姐!你的手怎么流血了!”落花驚道,慌忙從隨身攜帶的藥箱中翻出創傷膏和繃帶來,細細為她涂了,又準備用繃帶為她纏住手。

          看著那三顆護甲發呆,想起那次在明月樓的屋頂,他長身而立眸若星辰,手心在她眼前攤開,三顆護甲在他寬大的手掌中,小巧而又精美。

          那是穿山甲的指甲制成,堅硬無比,護在她最易折斷的三根手指上,特別合適。

          只是萬萬沒想到,原本是保護指甲不受傷的護具,此刻竟然也能傷到她。就如人心一般吧,也許認為是守護自己的人,最終會變成傷害自己的人。

          “小姐,穩住了不要動啊,奴婢替您包扎?!?

          她顫了下手道,“不必,如此被爹爹看到,沒的擔心。這點小傷不礙事的,我仔細著點便罷了?!?

          落花猶是不放心道,“天氣這么熱,萬一沾了水,恐怕會感染啊?!?

          “無妨?!彼?,將手心里的護甲遞到落花手上,“鎖起來吧,護具傷人,以后也用不到了?!?

          “是?!?

          看著落花將那護甲放進妝奩里,又小心的上好鎖,將妝奩重新放起來,她的心也仿佛被上了鎖一般。深吸了口氣,又轉了頭望向窗外。

          一路風景獨好,馬車雖不及馳風腳力快,但勝在悠閑穩當。這時辰竟也出了城外,熙熙攘攘的市集越發遠了,城外獨有的靜謐撲面而來,伴隨著陣陣花香,她斜靠在毯子上,悠悠然睡了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只聽窗外有異動,馬車似乎停了下來,她一個翻身坐起,側耳細聽。

          外間有人聲傳來,就聽一把響亮的男聲道,“哈哈哈,鏡文老弟,沒想到在這還能遇到你?!?

          “鏡文”是爹爹的字,這樣稱呼爹爹的,看樣子是他的老友。

          “世逵兄,幸會幸會,此行要到哪里去???”

          這回是爹爹的聲音,她屏息凝神細聽。

          “臨恒國有位貴客,我此行正是去會那位貴客,鏡文兄這會兒怎會出城?”

          “實不相瞞,我此行也是要去臨恒國,咱們正巧路上做伴?!?

          “哈哈哈!”

          二人會心一笑,車隊再次緩緩前行。韓九鳳只覺得心中好奇,爹爹口中這位“世逵兄”究竟是何人。想著,打了簾子想要探頭去看看。

          剛剛掀開一條小縫,只聽馬蹄得得從后向前飛奔而來,簾子忽地被掀開一角,暖陽般的眉眼映入眼簾,皓齒明眸,甚是清逸。

          “真是巧了,要不要下來騎馬!”悅耳的男聲道。

          她心頭一喜,真沒想到剛一上路就遇到熟人,打了簾子從馬車內鉆出來,站在車棚前方。駿馬前行,帶著一股輕風吹起她的衣袖,飄然若仙。

          “居然是你,我剛還在想著爹爹的熟人是誰?!?

          蕭沐陽輕柔一笑,“相爺同家父是老友了,也就你不知?!?

          韓九鳳撅嘴嗔道,“誰不知?我只是不知道伯父的字號而已?!?

          “好,什么都是你說得對?!彼σ飧?,伸手過來道,“馬車里憋悶無聊,要不要上馬,我馱你?!?

          “也好!”足下發力,飛身便到了他的馬上,坐在他身前,就聽他“啾,啾”兩聲,雙腿一夾馬腹,馬兒吃痛便飛奔起來。

          丞相在車中聽到聲音,撩了簾子看向外邊,卻只來得及見二人背影越來越遠,臉上神色不禁有些不豫,他招了招手,一邊等著伺候的年輕小廝迅速湊過來,在他身前俯下身去。

          “韓福,大小姐最近同蕭公子走得很近嗎?”

          “也未曾,只是……”一邊的老仆人遲疑了下,道,“有一日小姐醉了,倒是蕭公子送回來的,不過夜世子也一同跟了回來,蕭公子就先行離開了?!?

          丞相不再多言,撂下簾子凝神靜思。

          郊外景色甚美,成片綠蔭下馳騁而過,只覺胸臆中憋悶的一口氣盡數散去。忽聞到身后一陣暗香來,四周漸漸聚集了翩翩彩蝶,成群彩蝶圍著兩人上下翻飛,伸出一只手去,立刻有一只通體寶藍色的蝴蝶落到她的手指上,更覺歡喜,不由得飛身而起,站立在蕭沐陽身后。

          長衣飄飄,一路彩蝶尾隨著,那場景真真如九天謫仙降世一般。

          蕭沐陽生怕她跌下來,邊緊了馬韁邊道,“這馬太快,你小心??!”

          “哈哈,你也太小看本小姐了,這馬比馳風性子好太多,本小姐還怕它不成!”說著,整個人竟然騰空而起,飄忽飛上樹枝,采下一截柳枝落回至他身后的馬背上。

          “原來八年前那位在宮中馴服烈馬的大小姐就是你?!?/p>

          • 舉報不良信息
          • 0
          • 0
          • 1
          <

          >
          舉報不良信息X
          舉報類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廣告信息
          • 政治反動
          • 惡意造謠
          • 其他內容
          補充說明:
          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人成午夜高潮免费视频,制服丝袜人妻在线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