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5bpjb"></cite>
        1. <rt id="5bpjb"></rt>
          <source id="5bpjb"></source>

          不一樣的異界>章節目錄>正文閱讀

          第4章 秦瀑水

          作者:紅螞蟻發布時間:2016-08-04 10:03 4146字

          我,找了個理由說我很累,結束了我們的對話。

          這天晚上,我一晚上都沒有好好睡覺,滿腦子都是在想我這是怎么了,或者是說,這個世界怎么了?是爆炸后,我醒來時,打開的方式不對嗎?……

          第二天,我感覺身體好多了,都可以下床在‘妹妹’的攙扶下走動走動。這是個不大的木屋房間,房間里有衣柜、床,圓桌和幾把椅子,這應該是我這‘妹妹’的閨房。床上的用品全是女性化的。

          我示意她,想坐下來休息,‘妹妹’就扶著我做在椅子上,給我倒了杯水在我對面低著頭坐了下來。

          兩人尷尬的相對坐著,我想“我總得說些什么,緩和緩和氣氛,再說我心里有很多疑問,想問問她,先說什么好呢?……

          先問問她的姓名吧?那太唐突了吧,我還是自報家門好了”

          “我叫秦奮”

          她一下子抬頭驚訝看著我“你是秦國的貴族”

          “吶?!蔽翌D了一下……

          (又來……又來……有完沒完,就不可以好好說話,說人話。都是鬼話連篇的。感覺和你打麻將你出‘方片老K’你讓我怎么接呀!還可以好好的一起玩耍嗎?)

          “不……不是……”我連忙搖頭回答。

          “可是只有貴族才可以有名有姓?”說完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是嗎?為什么……?”我隨口好奇的問道。

          “普通的人家是不可以有自己姓的。名字也得不到官府的承認?!铡菄踬n給貴族、功臣們的。他們可以用國王賜的姓氏,給自己的后人延用姓氏起名。每一個有姓有名的人,都會記錄在‘貴族簿’里得到官府的承認。冒名頂替的人是要殺頭的,這些你不記的了嗎?”

          ( 等等……她說的話,信息量太大了。我就是‘四核’的腦子,一下子我也處理不過來。我現在完全在系統亂碼,瀕臨‘當機’的危險中……看來我是有必要忽略一些我處理不了的信息。別到頭來,費了半天勁,這一切只是夢一場……)

          這樣的制度??……

          怎么說我也是敢比‘四核’腦子的人,單單處理些沒有大背景的小疑問還是可以的……

          想想就明白了……

          這是統治者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用的一種手段!一個家族如果沒有‘姓’就不可能凝聚在一起,持續下去!一個民族沒有‘姓式’就失去了延續的意義。他們剝奪了人們的傳承信仰。就沒有人為后代過好生活奮斗,為明天的希望犧牲。而是看眼與現在,安于現狀。真正可以傳承,延續的是皇權的統治,貴族的榮華富貴。

          冒名頂替要被殺頭,乖乖。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開啟裝逼模式。

          我有些怪腔調的說:“不記的了。不記得了……什么都不記得了,受傷嚴重,可能失憶。也許……可能……大概……我叫??疼……疼……頭疼?!笨次冶蒲b的專業吧?

          看到我的‘妹妹’關心的要走過來,我趕快停止裝逼,輕揉額頭說:“既然你沒有姓名,該叫你什么呢?”

          “丫頭,叫我丫頭”紅著臉很小聲的低頭說。

          (丫頭……這是名字嗎??也對人家說了沒有名字,這本來就不是他的名字,應該是叫啥?。?

          “是不是你們村,有好幾個叫丫頭的?”我好奇的問道。

          “沒有的。有二丫,小花,葉子,紅,……沒有重名的?!?

          (我真是低估人民的智慧?。。。?

          “爺爺呢?”我是真的想知道救命恩人他叫啥。

          “別人叫他水石頭,也叫水石爺爺”。

          “我終生不忘,爺爺和你的救命之恩的??墒俏艺娴氖裁炊枷氩黄饋砹?,也肯定不是什么貴族,以后就叫我大田好了”

          (我把我的奮字,拆開用,叫大田。希望老爸不要生氣??!秦奮這個名字是他給我起的。以前叫秦奮,被人起外號‘秦糞’,現在還叫秦奮搞不好,要殺頭的。老爸原諒我吧?。。。?

          “大田哥,你可以賜我個名字嗎?”她說的聲音很小,還低著頭。我聽的很不清楚。只是聽了個大概,好像是想讓我給起一個名字。我這‘親妹妹’照顧我這么久,想讓我起一個名字。我這‘親哥哥’腦子一熱,根本沒有想那么多,開始考慮起叫什么名字!

          想了想……

          “有了,似從天而降,如水柔情?!偎?,‘秦瀑水’??!你看好嗎?”

          她突然站了起來,臉紅的一路到脖子上,一路小跑的出了房間。我疑惑的待在那里??!怎么了,哪里不對,不喜歡,不好聽嗎?看來我是從瀑布上摔糊涂了。用‘瀑’字起名子。好像是有些不好聽……

          之后一天里他們像伺候大爺一樣伺候著我,也不多說話。我都有想抱著爺爺的腿說“爺爺我錯了……起了個丫頭妹妹不喜歡的名字,惹你們生氣??!我錯了?!?,一直到晚上睡覺。

          我躺在床上想想今天的一切……

          我這‘四核’的腦子,累的當了幾次機,重啟后得出最不靠譜,也最有可能的結論。

          看來是老天打開我的方式不對,我應該是‘穿越了’然后……

          (??⊙∪∮∝∞≌∈???……)停止亂七八糟亂碼式的亂想一通……

          如果明天一覺醒來,發現這不是夢一切都是真的話……我就應該重新適應現在的一切,開始我新的生活。盡管我很想回去我自己的世界,過我自己的生活。那里有我留戀的一切。有愛我的父母。我愛的崗位,好好壞壞的朋友們……可是成為這樣,不是我希望的,也不是我可以左右的。不過……?只少我現在還活著,沒有死在上次的軍火庫爆炸中。這肯定也是我父母所期望的……

          我努力使自己接受這一切,想使自己的情緒可以平穩的過度到這個世界里……慢慢的我含著些許遺憾的眼淚睡著了……

          第二天,我睜開了眼睛。我失望了,一切都沒有變。我可能是真的穿越了。明明昨天做了一晚上的思想準備??墒俏椰F在還想暴跳、抓狂……

          ‘也許’……我最后把我所有的希望,放在了萬能的‘也許’上了。也許將來我可以回去……也**天我發現這只是一個長長的夢……也許……

          我開始自欺欺人的,貌似平靜的接受這一切……

          起床后,我正在擺弄我的少數民族衣服……不……是古裝衣服。這衣服難脫難戴的,都研究好一會兒了,沒有明白。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改改。

          “啪……啪……”有人敲門。我正在不耐煩呢?“誰呀!”隨口應了一聲。

          “我,瀑水?!毖绢^不是,不喜歡這個名字嗎?怎么……又喜歡了。我趕緊去開門迎她進來。

          一見面就是說:“哥錯了,起的名字不好聽。要不我再取一個”。

          “沒有大田哥,我很喜歡”。

          “是嗎”我解脫般的傻笑了笑。她看到我衣衫不整的樣子。我趕快解釋:“可能我失憶的嚴重,連怎么穿衣服都忘了,不好意思?!?

          她走到我面前,滿臉幸福很自然的幫我整理著衣服,很有老夫老妻的感覺,我也很自然的陶醉其中?。?!

          平時愛臉紅的小姑娘今天是怎么了,為什么看不到一絲不對的地方??

          ……

          這么多天,我第一次走出房間,來到外屋,不是很大,廚房、餐廳、都在一起,墻邊擺放著一個床。中間有個餐桌,上面擺滿了吃的。很豐盛。竟然還有肉,這么多天我是第一次看到肉??!

          也看到爺爺在屋里忙活著。

          可能是知道我身體好的差不多了,做些好吃的,一起吃頓飯,高興高興!聚聚餐!

          我真是……家教不好,自己先找了個位置先坐了下來。馬上發現自己很失態,我趕緊招呼他們也坐下。

          爺爺拉著丫頭來到我面前,跪下磕頭,磕在地上不起說道:“老民,謝謝閣下給丫頭,延姓賜名,納入秦氏貴族。老民感激不盡”

          “嘭……”我跳老高的一個響頭磕下去:

          “爺爺呀,丫頭。你們對我有救命之恩,這么做,這不是打我的臉嗎?是用鐵鍬啪啪的打我的臉呀!”

          然后我一邊不停的磕頭,一邊請求她們起來。在丫頭制止住我時,我已經滿頭的淤青。她憐惜的看著我,滿臉的委屈內疚!看的我心里是別樣的滋味。

          “ 我真的不是什么貴族,我是什么。是誰……我自己也不記得了”

          “可那把短刀真的只有貴族才有,你可能現在不記得了??墒悄憧隙ㄊ琴F族。閣下是嫌棄丫頭是無名無姓的奴民嗎?”爺爺依然堅定的說道。

          (我的親爺爺呀!我的情況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就是說出來,你們可以聽明白嗎?你們知道了,對你們說了有好處嗎?在這個我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我真的不想你們受到傷害。再說了,就憑一把匕首,就把丫頭應需給了我,也太草率了吧!娶個媳婦要這么簡單的話,至于我二十六七歲了還單身嗎?)

          “就憑一把短刀,可以說明什么?”我反駁道。

          “對??!一把短刀說明不了什么??!”說完給我治傷的那個人踱步進屋坐了下來??戳丝垂蛟诘厣系奈覀冇终f:“都先起來”

          “對。對。爺爺丫頭我們先起來?!闭f著我和丫頭一起攙起爺爺站了起來。

          我很感激,這個不知道是醫生,或者大俠,又或者真是個法師的這個人,幾次的給我看病開藥,救了我一命!

          …… …… …… ……

          法師:“把短刀拿來,我看看”

          我急忙進里屋拿出匕首放在他面前,他低頭看一眼就用手按住匕首說:“你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我點點頭。

          法師:“你是不是想收回賜給丫頭的姓名”

          “不是,我只想說,我不是什么貴族……”

          法師:“好……不是就好”。

          “法師,你見多識廣。你和爺爺解釋解釋,一把手短刀,證明不了我是什么貴族,這把刀……”法師抬手制止了我的話。

          法師:“丫頭,你真的愿意跟著他,不管是妻,是妾,是恃,是奴?”

          “我愿意”丫頭的聲音洪亮清楚!一點都不像她平時說話,臉紅聲怯的樣子。

          法師:“瀑水姑娘,……”稱呼都變了,這等于變向的承認了這個姓名。

          “等等,我打斷了他的話,法師你還是說說這短刀吧”我急忙叉開話題。

          (這老頭,來干嘛的,主持婚禮嗎?……)

          法師:“這個短刀很特別,整個大陸不出其二,擁有它的人,就是在貴族里也應該有顯赫的地位。不過……”

          “不過什么?證明不了我是什么貴族吧??!”

          法師:“這把短刀還是盡量不要讓其他人看到,因為應該在不遠處,可能就有人不愿意看到刀的主人還活著。這一切都不要對外人說那么多。就說救起來的是叫‘大田’的年輕人?!?

          “瀑水姑娘,閣下?!菰品◣煛@下告辭了”說完起身就向外走,我緊跟幾步:“法師等等,這刀怎么特別了?”

          法師:“不到時候,不能說……不能說……”說完就看不到身影了。

          ( 裝逼給誰看呢?不就是給你安排個跑龍套的角色,什么不能說……不能說……的??茨氵@逼裝的。好歹【作者】我也給你通報了個名號……)

          …… …… …… ……

          之后好吃好喝一天無事……

          第二天夜晚瀑水來到我房間“我看你的短刀沒有刀鞘,攜帶應該很不方便,我做個刀鞘送給你?!?

          我接了過來,看了看刀鞘,紅木做的手握的地方還用紅繩繞了幾下,即好看握著也舒服。

          (等等……昨天你爺爺非要說賜名什么的,你就是我的了。今天你送我刀鞘,這是讓我插進去的節奏呀?。。?

          我剛插進去時,好像被什么卡住了,進不去,我皺了皺眉頭,用些力氣才插了進去了,再牰插了幾下,感覺牰插起來舒服多了……

          { 各位看官……,你們千萬不要誤會,盡管文路,好像有些‘攝黃’,可是我描寫的是刀鞘口被什么木屑擋了一下。高抬貴手。}

          插進去后我問她:“你怎么樣?!?

          “好~~~我很好~~~”

          {大家一定不要誤會,聽我解釋。緊張我少打字了,是“你看怎么樣?”回答是“好……我看很好看”

          • 舉報不良信息
          • 0
          • 0
          • 0
          <

          >
          舉報不良信息X
          舉報類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廣告信息
          • 政治反動
          • 惡意造謠
          • 其他內容
          補充說明:
          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人成午夜高潮免费视频,制服丝袜人妻在线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