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5bpjb"></cite>
        1. <rt id="5bpjb"></rt>
          <source id="5bpjb"></source>

          五大心法>章節目錄>正文閱讀

          第一章 佳人相伴

          作者:夏秋寒發布時間:2016-06-04 21:39 4902字

          “江哥哥,江哥哥......”

          一位聲音如黃鶯出谷的姑娘從外邊里端了兩盤菜進來,放在自己廂房的桌子上。

          這位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她總是喜歡穿著一身翠綠的輕衫,腰后插著一支長長的綠玉簫。

          她天生麗質,膚如凝脂,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大美女。

          她清純可愛,稚氣未脫,是生活上一等一的鬼丫頭。

          她天生就有一種過耳不忘的本領。而且,只要這聲音確實存在,無論是多么小的聲音,自己也可以聽到,將其記住。即使把這些聲音都混在一起,她依舊可以可以對號入座。

          恰好,在莊的附近有這一家遠近聞名的樂坊,所以,她偷偷學會了許多用簫來演奏的曲子。

          她今年才剛剛十九歲。

          江哥哥去了哪里了呢?

          于是,她喊了莊中的一位婢女。

          那位婢女低頭走了進來,頭也沒抬,小心翼翼地說道:“請問簫姑娘找奴婢有什么事情?”

          她本來心里很著急,卻故意笑呵呵地說道:“嘿嘿,你知不知道我的江哥哥去哪里了?”

          即使自己有著過耳不忘的本領,但是她依舊豎起自己的耳朵,睜大自己水靈靈的雙眼,生怕自己錯過了江哥哥的消息。

          那位婢女小聲地道:“***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她瞬間變得失望極了,失望地撅著自己的小嘴,直跺腳。

          接著,她無奈地向婢女擺了擺手,心不在焉地說道:“那你下去吧?!?

          那婢女答道:“是,簫姑娘?!?

          那婢女慢慢地退出了廂房,去忙活其他的事情了。

          周圍實在是太靜了,靜的只能聽見鳥兒高歌的聲音。

          她實在閑的無聊,就自己走出了房門。

          她靜靜地在廂房門口的石階上坐著,自由享受著陽光的溫暖,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心里覺得十分愜意。

          每次這樣享受著大自然為她帶來的美好,她都會非常的開心。

          要是江哥哥能陪著自己享受,她就會更加開心了。

          她望著四四方方的天空,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無限的遐想。

          外面到底是怎么樣的呢?

          她忽然想起,自己最后一次在外面,是她九歲的那一年。

          那年,母親帶著自己去集市上游玩。

          那個時候,自己和母親是多么開心哪!

          忽然,笑盈盈的母親臉色大變,告訴自己肚子不適,需要如廁,讓自己在這里等一會兒。

          誰知,一等就是整整一天。

          月兒懶洋洋地爬了起來,月光下的寒風是那么的徹骨。遠望著漸漸變黑的天色,感受著自己越來越冷的身體,自己變得越來越害怕,竟嚶嚶地哭了起來。

          娘去哪里了呢?

          她為什么要把我一個人丟下,自己一聲不響地獨自離開了呢?

          我自己該怎么辦呢?

          我會不會凍死在這里呢?

          她不知道。

          誰知老天眷顧了我這個孤苦無依的小姑娘。

          就在自己走投無路,手足無措之際,自己遇到了江哥哥。

          江哥哥用自己一雙臟兮兮的小手,一邊笑著,一邊為自己拭去臉頰上的淚水。

          每次想到這里的時候,她的心里總是暖暖的,甜甜的。

          然后,江哥哥用著極其溫柔的語氣問自己:“小妹妹,你怎么一個人孤苦伶仃的站在這里???”

          他的聲音是那樣的溫暖,那樣舒服,舒服的就像是躺在柔軟的床上一樣。那聲音讓自己感覺十分安全,就算是天塌了下來,自己也不再害怕了。

          自己那個時候,竟然就相信了他,相信了這個關心自己的小男孩,也不怕他是一個壞人。

          自己慢慢地抬起頭。卻發現不止江哥哥一個人,在他旁邊還有一個年近半百的長者,其模樣打扮像是一個大戶人家的管家。

          那長者是那么的和藹可親,給人一股十分強烈的親近感,自己一點都沒有覺得害怕。

          那長者用十分溫和的語氣說道:“小姑娘,你是不是和自己的家人走散了?”

          自己用著童聲答道:“大伯,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我娘帶著我到集市上去玩。玩著玩著,母親忽然肚子不舒服,想要去如廁,讓自己在這里等一會兒,誰知這一等就是一天?!?

          接著,自己的聲音也變得哽咽起來,用著顫抖的聲音說道:“大伯,你說我娘會不會有什么危險,會不會她已經......”

          那時候的自己,已經不敢再說下去。她非常害怕她想說卻又不敢說的會是事實。

          那管家思索了一會兒,問道:“請問姑娘怎么稱呼?”

          自己答道:“我叫簫楚楚?!?

          這時候,江哥哥看見自己腰后插著一支成色很好的、長長的綠玉簫,興奮地說道:“你身上的玉簫好美??!”

          自己用著十分愛惜的感情撫摸著那支玉簫,緩緩地說道:“這是我娘給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禮物?!?

          那管家插嘴道:“簫姑娘,這樣吧。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和我們回到江家莊暫住。嗯,找你娘的事情咱們從長計議,怎么樣?”

          那時候的自己,也不敢隨隨便便和陌生人走,即使他看起來十分和藹。娘說過,江湖險惡,有許許多多的人都是外表和顏悅色,謙謙有禮,其實他們非常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他們是可以不擇手段的。

          因此,自己非常的遲疑,只好偷偷地看著江哥哥。

          她看著江哥哥的時候,江哥哥也在笑呵呵地看著她。

          江哥哥笑道:“放心吧,簫姑娘,我家管家是一個武功十分高強,心底十分善良的人。他一個人拉扯我長大,卻從來沒有過任何怨言。那個莊子是他用著他自己的一生的積蓄建的,卻不用他的姓,用我的姓來命名。你說說,他對我這么好,怎么會是一個壞人呢?”

          那時,管家早已經熱淚盈眶,感動地撫摸江哥哥的頭,似乎是在感謝他對自己的理解。

          那時候的自己,還真是奇怪。自己不完全相信那個管家的話,卻完完全全相信江哥哥。

          想到這里,自己忍不住嫣然一笑。

          然后,江哥哥用他那臟兮兮的小手,拉著我的小手,笑呵呵地走在回江家莊的路。

          雖然那管家用盡全力為自己打探母親的消息,但是自己對母親的了解太少,只記得母親的模樣,在茫茫人海中,如何能尋到她的身影?

          想到這里,自己忍不住長嘆了一聲。

          或許,自己的母親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了,去了另一個國度。

          或許,自己的母親也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著自己,一直奔波勞碌著。

          雖然自己總是安慰自己,一定是后一種可能??墒亲约翰坏貌幌嘈?,前一種的可能性最大。

          時間過的可真快??!一轉眼,自己陪著江哥哥已經十年了。

          這些年,自己和江哥哥相依相伴,休戚與共。

          他們一起鬧過、笑過、哭過,但是從來沒有紅過臉。

          因為,她的江哥哥一直都在寵著她。無論發生了什么事情,他都會站出來,呵護著自己,哄著自己,讓自己不受一點傷害,受一點的委屈。

          一想到這里,她的心里就甜滋滋的,就像抹了蜜糖一樣。

          在她看來,江哥哥是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最好的人。

          她自己也沒什么愿望。

          她只希望,自己能夠陪在江哥哥身邊一輩子,讓自己能盡自己的全力照顧他,回報江哥哥對自己的好。

          江哥哥到現在還沒有回來,難道外邊的世界就那么有趣?

          可是江哥哥從來不讓自己走出大門一步。

          她對江哥哥的心思再明白不過了。

          她知道,江哥哥是怕自己在外邊受到欺負,他擔心不能及時趕過來保護自己。

          正因為自己懂他,所以很聽他的話,十年來足不出戶,從未踏出大門一步。

          她忽然覺得,身上的風變得涼颼颼的。

          原來,太陽都快要落山了。

          本來她是想要和江哥哥一起吃午飯的,現在恐怕只能吃晚飯了。

          連太陽都知道要趕回家休息了,他怎么還沒有回來?

          她忽然站起身來,心里掠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她急忙抽出腰后那支長長的玉簫,用自己既潔白又纖細的玉手輕撫它,演奏起那曲《纖云弄巧》來。

          那曲子聽起來婉轉悠揚,委婉動聽,讓人心如止水,就仿佛遠離了塵世,使人深深地沉醉于其中,流連忘返。

          就連周圍的鳥兒聽到了這曲子,也都紛紛落在了她的附近,靜靜地欣賞著她的曲子。

          一曲已畢,周圍的鳥兒依舊不舍得離開,似乎還在回味剛才那首動人的曲子。

          曾經,她和江哥哥約定,要是自己想要找江哥哥的話,就用玉簫演奏這曲《纖云弄巧》,他聞聲后一定會趕回來的。

          可是周圍依舊沒有什么人出現。

          這下她可害怕極了!

          江哥哥不會真有什么危險吧?

          她急忙把玉簫插回了腰后,雙手合十,閉上雙眼,不斷喃喃地念道:“求老天一定要保佑江哥哥平安歸來......”

          在月光的映襯下,她顯得更加俊秀,更加可愛。

          那長長的、向上彎曲的睫毛,又為她增加了一絲美。

          這時候,耳邊響起來了熟悉的聲音:“看來你的老天爺還是挺管用啊,讓我平安歸來了?!?

          是江哥哥的聲音,他回來了!

          她急忙睜開她那水靈靈的眼睛,看見江哥哥就在對面屋子的屋檐上悠然地站著,手里依舊拿著他那把最心愛的紙扇。

          他就是簫楚楚的江哥哥,江陵。

          他天生氣質不凡,風度翩翩,端莊文雅,彬彬有禮,雖一身再簡單不過的青衣布衫,但是依舊無法掩蓋他與生俱來的公子氣。

          雖然他剛剛二十歲,但是他在江湖上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剛看見江哥哥,她的心里就不由自主地洋溢出喜悅的神情。

          不過這只持續了一瞬間。

          然后,她的一臉怒容替代了她的喜悅,咬著牙,生氣地說道:“喂,你今天又去哪里鬼混了?你給我老實交代,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陵覺得,她生氣的樣子,比她不生氣的時候更加可愛。他輕輕地搖著手中的折扇,不禁看的癡了,忍不住笑了。

          簫楚楚看見他笑,就更加生氣了,大聲說道:“你竟然還敢笑,快快給我下來!”

          江陵依舊笑著搖了搖手中的折扇,并搖了搖自己的頭。

          簫楚楚大聲地說道:“為什么?”

          江陵笑道:“你看你一張潔白無瑕的臉被氣得通紅通紅的,我要是下去還不被你打散架啦!”

          簫楚楚無奈地撅了撅嘴,跺了幾下腳。

          她拿江哥哥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簫楚楚只好嬌聲道:“好啦!你快下來,我原諒你了,不生你的氣啦!”

          江陵道:“真的?”

          簫楚楚道:“嗯,你快下來?!?

          于是,江陵合起他的折扇,輕盈地從屋檐上落到了簫楚楚的旁邊,輕盈的就像是一只小燕子。

          簫楚楚不禁心里贊嘆道:“江哥哥的輕功真高??!”

          然后,她用自己的一只手挽住了江哥哥的胳膊,另一只手輕捶著江陵,嬌嗔道:“你這一天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的?用曲子召喚你你也沒有回來,我還以為......”

          說到這里,她那晶瑩的淚珠竟然撲簌簌地落了下來。

          江陵急忙為她拭去眼角的淚水,就像小時候用自己臟兮兮的小手為她拭去眼角的淚水。

          他接著柔聲道:“好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別哭啦。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會讓你這么擔心了?!?

          簫楚楚帶著哭腔說道:“一定哦?”

          江陵急忙說道:“一定一定。你要再哭的話可就變得不好看嘍!”

          愛美是女孩子的天性。

          一聽到這話,她急急忙忙拭干淚水,嬌聲說道:“怎么,你嫌棄我?”

          江陵笑道:“怎么會呢?咱們倆相依相伴都十年了,難道你還不了解我嗎?”

          簫楚楚嬌聲說道:“哼,諒你也不敢嫌棄我?!?

          然后,她接著說道:“今天中午我特意親自下廚,想要讓你嘗嘗我的手藝,可惜飯菜都涼了?!?

          江陵笑道:“太好了,我還沒有吃過晚飯呢!”

          簫楚楚道:“那,那我讓他們熱熱,然后咱們一起吃吧?!?

          江陵道:“求之不得,走!”

          兩個人就這樣伴著月光,開開心心地走進簫楚楚的廂房。

          不過,他們不知道,就在剛才江陵站過的那個屋檐上,站了一位道袍竹冠,略有短須,身上還背著一把寶劍的老者,一直在偷偷地盯著他們。

          伴著窗外的月光,簫楚楚和江陵在楚楚的廂房一起吃著晚飯。月兒看著他們溫馨的樣子,羨慕不已,竟然忍不住要下來和他們共度晚餐。

          江陵不禁贊道:“嗯,楚楚親手做的就是好吃!”

          簫楚楚得意地說道:“那是。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常做給你吃?!?

          江陵笑道:“真的嗎?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接著,他感慨道:“唉,有你這個佳人相伴,是我一生的幸福?!?

          簫楚楚不好意思地笑了。

          江陵忽然想起來什么,接著說道:“對了,楚楚?!?

          簫楚楚看著他滿臉疑惑地問道:“怎么啦,江哥哥?!?

          江陵一臉正經地說道:“今天,我在江湖上聽到了一則傳聞,所以我回來了這么晚?!?

          簫楚楚問道:“什么傳聞?”

          江陵說道:“我聽他們說,五年一次的比武大會又要開始了?!?

          簫楚楚道:“你指的是五宗的天山比武大會?”

          江陵點了點頭。

          江陵接著說道:“不過這五宗很少和江湖里的其他幫派走動,因此他們都隱居在五座不為人知的小山上。只有到了五宗的比武大會的時候,才會齊聚在天山上切磋劍法,且只邀請江湖上的青衣幫來裁決切磋的勝負?!?

          簫楚楚說道:“青衣幫?”

          江陵說道:“是的。論人數,青衣幫在江湖上僅僅次于丐幫。論實力,青衣幫里人才輩出,綜合實力在江湖上要是排在第二,只怕沒有人敢排在第一!”

          簫楚楚不禁驚訝道:“江哥哥,他們真有這么厲害?”

          江陵點了點頭。

          他接著說道:“據我了解,青衣幫是為了消滅黑衣幫而創立的。但是他們艱苦奮戰了許多年,始終無法將黑衣幫連根拔去,甚至連幫主的面都沒有見過?!?

          簫楚楚吃驚地說道:“那人豈不是你......”

          說到這里,她說不下去了,她怕勾起江哥哥痛徹心扉的往事。

          江陵明白她的意思,堅定地點了點頭,說道:“不錯?!?

          這時,簫楚楚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警惕了起來。

          因為,她已經聽到人的腳步聲了。

          她十分熟悉這腳步聲。因此,她已經知道這人是誰了。

          她嚴肅地對江陵說道:“他來了?!?/p>

          • 舉報不良信息
          • 0
          • 0
          • 1
          <

          >
          舉報不良信息X
          舉報類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廣告信息
          • 政治反動
          • 惡意造謠
          • 其他內容
          補充說明:
          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人成午夜高潮免费视频,制服丝袜人妻在线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