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5bpjb"></cite>
        1. <rt id="5bpjb"></rt>
          <source id="5bpjb"></source>

          夜夜伴鐘聲>章節目錄>正文閱讀

          第一章 死亡之屋

          作者:小飛蟲發布時間:2016-06-15 17:18 2542字

          220瓦老式燈泡泛著淡黃色的燈光在微微顫動的木質屋頂上輕輕搖晃,幾縷灰塵從屋頂微顫的木板中散落下來,燈光夾雜著灰土的陰影忽明忽暗。

          燈泡搖晃與頭頂木板咯吱咯吱的響聲在這個異常安靜與擁擠的小屋內,在凹凸不平的墻壁上折射放大。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但是我感到這不是我的第一次來到這,似乎在過去的某個時間段,我已經經歷過這件事,這種感覺在這毛骨悚然的聲音中,在蠢蠢欲動的寒毛中變得越發強烈。

          我們總會經歷一些似曾相識的畫面,但是卻也解釋不了……

          小心的抬起頭,看著微微搖擺忽明忽暗的燈泡,幾縷飛灰在恍惚間進入了我的眼睛,在那種難忍的干澀中,我閉上了雙眼,同時用手揉起眼睛,視線便變得模糊起來,眼前的燈光,變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光暈……

          呼的聲音從耳邊略過,朦朧中有一道身影從身邊走過。

          那急促的腳步在空曠的小屋內響起,本就因為緊張而純純欲動的汗毛,在這個時候完全的舒展開,冷氣順著我張開的毛孔鉆進去,即便是在發悶的小屋之中,我也不禁打了個寒顫。

          害怕這種感覺是一種在人身上極為奇怪的東西,在那對未知的恐懼的同時,又參雜了本不該有的好奇,這種好奇使我既想要閉上眼睛,不敢去看,又無法控制的睜大雙眼。

          當淚水夾雜著灰塵從眼睛中流出,當眼前的視線變得清晰,當身上的汗毛又慢慢的躺在身上,我不禁將心頭提起的巨石悄悄放下。

          這才開始仔細的觀察小屋內的四周。

          小屋不大,在雜亂的東西中顯得有些擁擠,也使得我感覺有些壓抑。

          周圍緊閉的門窗嚴絲合縫不漏一點光線,深黃色老式窗簾隨意的擋在窗前布滿灰塵。

          在小屋內暗色的光線中,除了雜亂擺放的東西外,我只能看見在小屋的角落中有著一個深色的豎起的老式衣柜,而再往遠處似乎有著一個隆起在地面的東西,像是一個土包,更像是一個墳頭,而在自己的身后,卻有著一個像是酒吧吧臺一樣的木質臺子。

          我徑直的走到門前,用力的推了下門,而這個門卻文絲未動,用盡全力一推,不禁感覺這門只是一個擺設,實際上他是一堵墻,回頭看向吧臺,那本來還清晰可見的吧臺,不知怎么隱沒在黑暗之中。

          身處在這樣的小屋中,周圍的環境使之有著一種難抑的壓抑,這種感覺就像是緊縮在狹小的盒子中,即便是什么不干,也會因為壓抑而死在這里。

          這種感覺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中越發的強烈,使得我只想快點從這個屋子中出去,想到這,我用后背猛地撞了撞門,可這個門依舊是文絲未動,反而使著燈光搖晃的更加劇烈,又是幾縷飛灰落了下來。

          彈掉頭上的灰塵,看著文絲未動的門,我搖了搖頭,走到床前,輕輕地拉開窗簾。

          窗簾上的灰塵都似蜘蛛網一般的掉落下來,即便是屋內的光線很暗,也可以看見大量的飛灰從窗簾上落下來,彌漫在我坐在的區域。

          看著,又或者說感受著彌漫在周圍的灰塵,我不禁屏住了呼吸,在自己面前的窗戶上已經被灰塵覆蓋。

          在實在受不住的時候,小小的吸上一口,然后用身上藍白相間的校服,擦凈一塊玻璃,低身看向窗外。

          窗外面一片漆黑,那種黑,黑的太過純粹,壓抑的讓人難忍。

          為了能看清楚外面到底是什么,這里到底是哪?我近乎將臉貼在玻璃上面,鼻子都已經感受到了玻璃的冰冷。

          但是窗戶外面依舊是那么的黑,即便是在沒有星星的陰天黑夜,也沒有這么純粹。

          心中千言萬語,萬馬奔騰中,只能匯聚成一聲低低的喃喃:“草!”

          話音剛落,看著眼前的玻璃里,不禁倒吸了一大口帶著灰塵的涼氣。

          燈光雖然昏暗,但是在暗黃的燈光反射在漆黑的玻璃上的時候,就像是一面鏡子,輕易的反映出后面的景象。

          在那破舊的燈泡下面,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消無聲息又或者剛剛急促的腳步聲就來自于他,只是剛剛還沒有,卻不是什么時候站在那。

          在被灰塵布滿的視線,與昏暗的燈光下,那道身影似乎在燈光之下左右飄蕩,像是一個幽靈;同時在那僵硬的姿勢下,又像是一座雕像,而那悄無聲息的詭異,更像是我現在心中所想。

          那不是一個人!那是鬼!

          而隱沒在他身后的那個像是土包的地方,就是他的……墳!

          在這完全封閉的小屋內,本來不應該有風,而這個時候,就忽然來了一股細細的風,這也許就是陰風,吹的頭上的燈泡嘎吱作響。

          陰風吹來,不知是身體的還是心理的,我感覺自己漸漸地喪失了自己對身體的控制,是長這么大沒見過鬼,也不想見它!

          卻不是是否是人與生俱來的對鬼就有這樣的一種感覺,說是害怕,但是已經超過害怕太多,雖然想要逃走,但是卻只能聽著自己已經相識架子鼓一樣的心跳聲,感受著自己難以支撐身體重量軟的發抖的雙腿、

          “你又來了?”

          就在我難以支稱的時候,忽然從身后的黑影中發出,就像是舊磁帶攪在一起的聲音,又像是緊緊地握住喉嚨而是聲帶錯誤震動發出的尖銳而又喑啞的聲音。

          只覺得自己的實現從高到低,倒映在玻璃中的那可怖的黑影也顯得越發的恐怖與深邃幾分。

          我癱倒在地面上,雖然雙腿因為害怕而不能動,卻還是拼勁全力的用手將身子靠在墻上,同時也正面的對上了那只。

          心中害怕時,像是壓了一口氣,想要喊叫卻又喊不出來。

          而就在此刻,那道身影卻又向著自己慢慢地飄來,似乎是走,但是因為太暗了看不見腳步。

          而隨著黑影的臨近,在黑影完全的擋住了燈光,也就是到達自己的身前的時候,也許是恐懼到了極點,身體竟突然充滿了力量。

          急忙起身,然后向門前沖了過去,撞在門上,又是小屋一陣搖晃。

          “你想出去?”喑啞刺耳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邊,我側身,看見在黑衣下面的是一個沒有完全腐爛的骷髏,而那沒有腐爛的喉嚨,因為剛剛的話,還在劇烈震動。

          “拉!”

          就在我說不出話的時候,骷髏卻說了這么一句,同時我清晰地看見,因為說話,又是一些腐爛的肉從骷髏身上掉了下去。

          “拉!”不知怎么,我大喊出來,然后猛地拉門。

          門開了,原來這門是拉的,只不過我沒有時間罵自己了,門的外面竟然是土。

          慌忙中,用校服卷在手上,然后猛地敲在窗戶上面。

          窗戶應聲而碎,只不過,在窗戶外面,也是土。

          也許,那個土包并不是墳,而整個小屋才是它的墳……整個小房子,原來都被埋起來了……

          “你忘了?”那可怖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而后。

          我慌不擇步,只能向著角落跑去,

          卻不知被什么絆倒。

          仔細一看,原來自己倒到了土包上面,

          窗下的骷髏沒有動,我不禁喘了口氣。

          而就在這時,我感覺自己身下好像有什么在動,

          一回頭,在自己身下,有著半截骷髏,

          骷髏的手中握著一個名牌,名牌上面寫著陳子杰……

          而在我手旁邊的一個完全腐爛的骷髏頭嘴在不停的張合間,竟然也說出了話,身影就像是粉筆摩擦黑板……

          “陳淪!”

          “陳淪!”

          • 舉報不良信息
          • 0
          • 0
          • 1
          <

          >
          舉報不良信息X
          舉報類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廣告信息
          • 政治反動
          • 惡意造謠
          • 其他內容
          補充說明:
          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人成午夜高潮免费视频,制服丝袜人妻在线无码